主页 > 详细信息 >《Tseng Feng专栏》潘木枝 >
2019-11-30

《Tseng Feng专栏》潘木枝

《Tseng Feng专栏》潘木枝

「台湾の同胞,嘉义一戦,玉砕で终焉! 台湾六百万岛民,自分の运命は自分の手に握る! 今,台湾人成功の前はおする!」

正当国军在嘉义电台里侦查是否有民兵的存活时,墙上的的扬声器突然放出这段日语,说完后传出一声巨响,烟硝瀰漫!原来是困在广播室的学生兵们以手榴弹集体自尽。

而这也宣告 228 嘉义的武装反抗行动彻底玉碎。

___

1947 年 3 月 25 日,一群日前到水上机场商谈的和平使者,背上插着姓名木牌,以人犯之姿在卡车上,羞辱式的游街示众。

沿路上众人们替他们祈祷着默哀着。这些人并不是甚幺十恶不赦的犯人,而是一群爱乡爱民的地方仕绅。车队来到嘉义火车站广场前,士兵先对聚集在广场上的民众,以机枪扫射驱逐。

___

潘木枝医师,东京医学专门学校毕业。毕业后取得医师执照,先在东京工作后,返乡回嘉义开设「向生医院」。

由于潘木枝看到了当时台湾底层社会中的穷苦情形,所以他对待病人是十分的关爱,他不仅不向穷困的病人收医药费,住得远的更会补贴车资让他们回家,这样的仁心仁术,让他在嘉义颇受民众爱戴,大家都叫他「木枝仙」。

1945 年日本殖民跟着二战结束,隔年台湾举办了第一次的县市参议员选举。受民众欢迎的潘木枝以嘉义东区最高票当选市参议员,同时被选为副议长。战争结束后台湾虽然作为一个「战胜国」但日子却是一天比一天辛苦,第一次遇到通货膨胀、台湾经济不断被拖垮、国民政府的歧视政策、从战场回来的台籍日本兵找不到工作、国军乱抢劫、乱开枪……等等。问题接踵而来,人民的日子可是苦不堪言。

228 事件爆发几天后,烽火来到嘉义,当时民众纷纷起义反抗,另一方面由知识份子所组成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则是希望以温和协商的方式和政府谈和,于是 1946 年 3 月 11 日派了 12 个人作为谈判代表,潘木枝也是其中一人。

监禁期间,潘木枝以为司法会还他清白,但没想到等着他的却是枪决的判刑。于是他悲痛地用笔记本纸和香烟盒写下九封遗书。

___

隔天,1946 年 3 月 25 日,潘木枝的孩子们预计前往二儿子的墓园扫墓。二儿子潘英哲(15 岁)在 3 月 15 日的清乡中被国军所射击的流弹波及身亡。

正当一群人行经嘉义市中山路时看见另一头的警局前,停着一辆卡车,卡车上有许多被五花大绑和插着牌子的犯人。他们才惊觉事态不对,心想自己的父亲一定也在车上,于是两个儿子马上追着卡车,拼命奔跑在中山路上。过程中,三儿子被路过的民众用脚踏车载去火车站,四儿子潘英仁也紧跟在后,经过中央喷水池时,看见对向的人力车上载着哭泣的母亲,母子俩擦身而过时,从远处也传来枪声。

潘英仁从人墙挤了出去,看见哥哥将头部中弹的父亲扶起,他的脸已变形,消瘦的双颊,和行刑时极致痛苦而喊叫至脱臼的下颚。三儿子潘英三将下颚推回去并和父亲说二哥已经死了,家中的情形如何。潘木枝双眼开始潮湿,但还是睁着眼,最后潘英三要他安心的去,用右手往下抚摸才闭上。

___

枪决后家属们被命令不得收尸,于是潘木枝和其他被枪决的人被曝尸。这时很多嘉义市民主动拿着香,在远处遥祭他们的「木枝仙」,其中也有萧万长,以及吴念真的父亲也在远处烧金纸祭拜。

___

潘木枝在留给妻子的遗书中提到,他是为嘉义市民而死,虽死犹荣:

余已绝望矣!仅书此为最后遗言,望贤妻自重自强。

    潘木枝家全赖贤妻一人,贤妻要自保身体,切不可过悲吾母老矣,望汝孝养子女切要抚养,使其成人,木枝是为市民而亡,身虽死犹荣余一生使贤妻苦痛多矣,望贤妻恕我,我每日每夜仍在汝身边,保佑汝们家门要自重,切不可自暴自弃,再祈保重身体

夫 潘木枝遗

相关资料:

潘木枝–那一支香还在燃烧影片二二八 历史负债与民主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