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热点 >超然论 意味没有真普选 >
2019-12-30

超然论 意味没有真普选

超然论 意味没有真普选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提出香港没有三权分立,因为政治体制属于地方性政治体制。

「双首长」身分和「双负责制」使行政长官具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和司法3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这讲法当然引起不安,传媒把焦点集中在特首是否可以凌驾法治,甚至成了「土皇帝」。其实张晓明也有说行政机关享有较大的决策制定权,同时受到立法会的制约和监督,对于司法独立,《基本法》也给予了充分的保障,这虽令讨论更富戏剧性,但却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张这一番话和普选的关係。

「君权神授」的逻辑

特首梁振英说:「所有的权力都是来自中央授权的,中央在香港政治体制当中,只是任命行政长官及任命行政长官提名的主要官员,因此行政长官的地位确实是超然的。」特首一番话,颇能捉到张主任的神髓,就是他和众主要官员能够「超然」,是因为他们得中央任命,即得中央授权。这恍似「君权神授」的逻辑,在神权时代君主用宗教来为自己找到管治的正当性。在堪称现代都市的香港,我们的特首则用天朝大国的力量来为自己再一次加冕。但是,基本法第45条已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特首似乎无视了选举的重要性,而直接跳到任命。这一点很危险,就是他无视了第43条中「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能够可以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是因为经过选举,能够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因得中央任命。这似乎才是「一国两制」的精华。

无奈,回归18年,我们未见到一位能做到既代表港人,也能向中央负责的特首。已经啓蒙的港人,本来期望真普选能为此带来转机,但中央似乎不相信港人在无筛选、一人一票选出的特首能做到「双负责」,于是只能提出一个让自己能紧紧操控当选人的所谓政改方案,这基本上已是对「一国两制」的否定,今天的「超然论」更是将双负责变成单负责。在超然论下,真普选并无意义。

綑绑质疑特首中央「正当性」

如果立法会更具备民意授权,刻意抬高行政长官地位来贬损立法会也只是再一次反映中央那种不会再理会港人民意之举。港人要实践「高度自治」,等于要与特首对抗,因为连港人代表的特首,也自认为是中央代理人,而非中央和港人之间的枢纽。张晓明一番话是要给特首「正当性」,但却更显出特首的管治地位在没有真普选下欠缺认受性和正当性。这样做并不聪明,因为这只会令港人把特首和中央的「正当性」綑绑质疑。「一国两制」作为中港「河水不犯井水」的宪政区隔,也危在旦夕——而这却没有几多人是赢家。